《追逐神路》

下載本書

香港超级单双中特:第七十五章前十已定

作者:清逸奇 字數:7166 返回書頁
推薦閱讀:誤惹妖孽王爺:廢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最佳女婿 天降巨富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豪婿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伏天氏 財運天降 我家后門通洪荒 好想住你隔壁 夫人,你馬甲又掉了! 元尊 永恒圣帝
    器靈這一次沒有回應,按它說的應該要過一段時間才能蘇醒。

    用了好長時間李克穩定住了心緒,將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從腦海中驅散,研究起了器靈從書柜拿出來的幾樣東西。

    第一件是一瓶丹藥,李克打開看了一下,五品的蘊神丹,丹藥上面五道丹紋是金黃色的,這是完美級別的丹藥。

    還不錯,這丹藥可以讓黑蓮長大一點了。

    第二件東西,則是一把匕首,匕首短小,卻給人一股鋒芒畢露的感覺,李克將一絲靈石傳輸到匕首里面,感覺匕首活過來了一般,得心應手,和自己心意相通,用來襲殺倒是不錯。

    將匕首轉了一圈,在把手處刻著魚腸二字。

    第三件東西是一顆丹藥,破障丹,也是五品的丹藥,看著介紹,好像是用來強行突破一個境界的丹藥,不知道對自己有沒有用。

    李克搖了搖頭,看起了最后一樣東西,這是一顆琥珀色的石頭,十分堅硬,研究了一會,李克也不知道這是什么,就放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從眾妙之門里面出來以后,已經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子時時分,正好是八月十五和八月十六的交接點,游玩了一晚上的百姓早已經睡去。

    李克打開房門,抬頭看見那輪皎潔的月亮,這月亮的光芒和月球的光芒不同,應該不是同一顆。

    都說八月十五的月亮圓,但李克看來,這八月十六凌晨的月亮才是最圓的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時,月亮的光輝灑在李克身上,那一直毫無動靜的月靈珠竟然有了變化。

    李克將有些灼熱的月靈珠放在手里,看見這珠子正在和天上的月亮呼應,一絲絲月亮的氣息被月靈珠吸收。

    原本破碎珠子上面的一道裂痕消失不見,盡管只是其中最小的一道。

    神識觀察下發現四周無人,李克索性就將月靈珠放在手里不動,靜靜地看著這顆差點讓自己死掉的珠子。

    三個時辰過去,時間已經是辰時初刻,月亮消失在天邊,那顆月靈珠也恢復了原狀,還是滿身裂紋的樣子。

    一晚上李克盯著月靈珠,發現珠子就少了十道裂紋,其他的變化什么也沒有。

    將珠子放起來,然后走進屋子,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中午十二點清風國的青年賽將會開始,李克打算睡一覺,休養一下精神。

    和李克的淡定相反,今天的清風國的年輕人們,早早地打扮洗漱一番,提前到了比賽的場地。

    提前熟悉場地,然后見識一下比賽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上午巳時一刻,清風國三皇子魏斯到了。

    “見過三皇子?!?

    “三皇子來的真早啊?!?

    巳時二刻,六皇子和幾位公主到了比賽場地。

    巳正之時,大皇子魏無忌到了。

    “快看,大皇子魏無忌來了,身上的威勢好強啊?!幣晃徊穩娜絲醇洞Φ囊蝗慫檔?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比賽的場地位于清風國國都一處專門設置的青年樓。

    青年樓圓形設置,內部空間呈階梯式,四周可以坐下觀看比賽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臨近,在外面等待的眾人急不可耐,一名官員看了看時間將青年樓的大門打開。

    眾人慢慢的走進里面,找好位置坐下,靜等魏耀天前來。

    “三哥,見一面不容易啊,兄弟倆坐一塊聊聊天如何?”身材魁梧的六皇子魏勝笑著走到魏斯身邊。

    “六弟那里的話,想念哥哥的話以后直接去我住的地方找我,我請弟弟喝茶?!蔽核剮ψ哦暈菏に檔?。

    等二人找到地方坐下來以后,他人看見二人聊得火熱。

    “可憐了五哥,竟然得罪了劉老,被父王罷黜,離開了國都。三哥好手段啊?!蔽菏ち淖帕淖爬洳歡〉乃黨雋艘瘓?。

    魏斯一瞬間有點失神,然后說道:“是啊,五弟的事情我也有些難過啊,只不過這可與我無關啊六弟?!?

    李克睡了一會醒了,只感覺渾身舒坦,便走出旅社,往比賽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左轉右拐之下,李克到了眼前的這座青年樓。

    徑直走了進去,發現里面早就人山人海。李克找到清風國的接待人員,身份認證以后,就被帶到了比賽人員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兄弟,你也是來參加比賽的?看你年紀輕輕,這次是來累積經驗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過這么年輕就能進前三百,了不起啊?!輩淮羈慫禱吧肀叩娜思絳檔?。

    “我叫陳皮皮,這一次前兩百必定有我一席之地?!?

    李克看著旁邊這位小二百斤的陳皮皮說道:“那就提前恭喜陳兄了?!?

    到了午時,青年樓外走進了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駕到!”門口處魏耀天身穿黃袍,帶領著幾位妃子和一行大臣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見過皇上?!甭ツ諞恍腥私云鶘戇萘艘煥?。

    李克看著魏耀天身邊一位氣質不凡的女子,身上的修為不弱于魏耀天,猜測這就應該是那位皇后了。

    等到魏耀天走到樓內,眾人坐下等著訓話。

    “諸位,我們清風國青年賽已經舉行了六屆了,二十多年來從青年賽里面走出了無數棟梁之才?!?

    “今日又是新的一屆青年賽,在這里朕提前祝各位發揮出水平,取得好的名次?!?

    “這次比賽前十獎勵朕會親自頒發,我在上面等著你們?!?

    魏耀天的聲音在整個青年樓里面環繞,使得不少人熱血澎湃。

    魏耀天一言一語都能調動周圍的氣氛,并且讓人的心神有些熱情,讓李克有些戒備。

    我就算是全力與之一戰,也不是他的對手。李克在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就在清風國的兵部尚書宣講了規則以后,打算開始比賽時,來了一群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青年樓的門口來了十幾人,正是烏托邦王國的烏立西等人。

    “見過清風國國王,在下烏托邦王子,在這里祝福國王長治久安?!?

    “原來是遠道而來的烏托邦客人,朕招待不周,今日就坐在這看一看比賽吧?!?

    “謝國王,在下有一個請求”

    “什么請求?講”

    “看見清風國的各位青年才俊都不同凡響,有些手癢,想請國王同意讓我等也加入青年賽,與各位比試一番,以了卻我心中的的遺憾?!?

    “哈哈,難得小王子有興趣,朕準了?!?

    “多謝國王陛下?!?

    原本三百人,加上烏托邦的十二人,一共三百一十二人比賽。

    比賽要求很簡單,全看運氣,首先進行抽簽,勝者贏,進入前一百五十六名;輸者淘汰,搶奪后面的名次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年來,隨著研究,抽簽時會將有實力的前十名分開,不讓他們提前碰撞。

    一共有三十座擂臺,一次有六十人比賽。

    李克看了看自己是一百二十號,是第二場出賽。

    一到六十號里面,有兩位烏托邦的選手,一出手就是絕殺,幾招之下就將對手打下擂臺。

    到了李克比賽時,遇見的是一位年紀在二十六左右的金丹境六重的選手,李克陪他過了幾招,就將他打下擂臺。

    第二輪里面也有兩位烏托邦選手,其中一位就是那日的布魯克,可惜二人雖然是金丹境二轉四重,但是剛好遇見了吳長庚和鞠發剛二人,因此戒備淘汰。

    在第三輪里面,李克身邊的陳皮皮參賽,戰斗了一會將對手拿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我那招金蛇吐司還不錯吧?!背縷てせ乩春屠羈私駁?。

    用了一個時辰,前一百五十六名選出來了,淘汰的人也沒有離開而是坐在原地觀賽。烏托邦十二人有四人淘汰,還剩下八人。

    那烏立西比賽時用了一招將一名金丹境七重的修士重傷,熱氣了周圍人的憤怒。

    “第一回合比賽結束,下面第二回合,先抽簽?!北可惺樽吡順隼?,對著周圍人喊道。

    李克看著自己手中的六十號,就走向了最后一座擂臺。

    這一場自己的對手是一名烏托邦選手。

    “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,趕緊認輸吧,要不然待會將你打成重傷別怪我布魯西?!?

    “是么?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打敗我的?!崩羈絲醋叛矍暗哪兇?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,死?!蹦敲兇鈾布浯螄蚶羈?。

    “區區金丹境六重修士,連我一拳都接不住?!?

    然而,讓布魯西傻眼的一幕出現了,李克輕描淡寫的將自己的一拳化解了。

    然后在布魯西愣神的時候,李克握住了布魯西的拳頭,將其甩向空中,高高跳起躍向他的后背,爆發全力,右手手肘錘向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嘣的一聲,布魯西被打在了擂臺之上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三十號擂臺,那名叫布魯西的被人一招秒掉了?!憊廴娜巳河行┰甓?。

    “布魯西這個廢物,怎么搞得,他的對手是誰?我怎么沒在資料里面見過他?”

    “這個年輕人不錯啊”魏耀天看向李克。

    “天哥動心了?咱們皇家還有幾位公主?!鄙肀叩拇鵲祿屎笏檔?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?!蔽閡燁W嘔屎蟮氖?。

    “兄臺你這也太猛了吧。原諒我有眼不識泰山?!背縷てた醇羈嘶乩匆院?,站起身來對李克拱手。

    “陳兄客氣了,彼此彼此?!?

    經過一下午的比試,終于角逐出來前二十名。

    陳皮皮止步前一百,隨后就給李克加油。

    大皇子、四皇子、李克、吳長庚、烏立西等人均在前二十名以內。

    其中有六名是烏托邦的選手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就開始了前二十名的比試。

    “魏斯對戰魏勝”

    “魏無忌對戰巴里靈”

    “吳長庚對戰鞠發剛”

    “李克對戰幽蘭巴魯”

    “烏立西對戰徐式武”

    一上來就是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戰斗,二人一出手就打出了火氣,招式越來越凌厲,最后還是魏斯略勝一籌,成功殺進前十。

    那魏無忌更是輕輕幾拳將那名巴里靈打下擂臺,然后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“魏無忌,你等著,別讓我遇見你?!蔽諏⑽鞫窈鶯蕕目醋爬肟尢ǖ奈何藜?。

    “下面吳長庚對戰鞠發剛?!?

    “發剛兄,想不到我倆今日又拳腳相見了啊。昔日我不慎輸你一招,今日我一定贏你?!?

    “好~長庚兄。放馬過來,今日我定當全力以赴?!彼蛋輾⒏氈⑽⒐?。

    “拳腳無眼,小心了”長庚也是行了個武者禮。

    兩人抱拳對視,倏忽之間同時身影如疾電閃過,拳擊,格擋,回防,反攻。兩人勢均力敵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在一番交鋒之后,長庚抽身疾退,而發剛不進反防。只聽長庚低聲怒喝一聲,原地竟留下一道殘影,身形暴沖上前,一擊直拳擊向發剛。而發剛雙手防于正前方,并將內力調動在雙臂之前,在雙臂前方凝出一方看不見的氣盾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要碰撞的一剎那,在碰撞的中心,兩人還未接觸,但是因為碰撞,兩人所用的內力竟化形顯化而見。一股氣浪從中心四散,吹得兩人頭發長飄。

    兩人雙目對視,片刻之后,相互收手。

    “發剛兄果然威武,竟能將內力凝結到這種程度,你這凝結的內力趕得上你的臉皮那么厚了”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”發剛笑罵道:“你的撕裂勁也不賴啊”。

    長庚說完之后卸去勁力,反身后退“小心了,接下來我就要出真本事了”。

    “來吧,我也熱身結束了”說罷發剛凝神微蹲。他知道吳長庚的身手十分敏捷且速度快,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對面抓住破綻陷入劣勢。

    “噗,一米七,你現在更像個矮冬瓜了?!被氨銑じ蝗灰桓鏊膊?,奔著發剛左側沖去,一擊側踢奔著發剛腦袋提去。

    發剛也不是善茬,左手握拳格擋,身形竟然全然不動。在格擋住之后發剛本能的右手發起進攻,向前一個踏步,一擊沖拳對著長庚胸口膻中大穴攻去。

    心里想著“來了,你就別想這么輕易的走了”原來就在發剛踏步的同時,內力外放形成氣場,沖拳的同時暗喝,熊王威懾。

    長庚在發剛踏步的同時就已然感覺形勢不對,身形一滯。

    “靈猿真身”長庚也是暗暗的運轉起來自己最近新領悟到的技能,將內力附于體表。

    通過內力在體表的流轉來抵消氣場所帶來的負面效益。在發剛沖拳的同時,長庚收腿屈身下蹲,以躲過發剛的重拳。雖然比較被動,不過長庚可不愿挨上發剛的重拳。發剛因為修行的蠻熊勁力,所以他的拳頭極重。

    長庚屈身之后沖拳向上,一擊沖天炮。對著發剛的下頜攻去。

    發剛后跳一步,一擊掃堂腿橫掃而去。 長庚起身躍起“猴王撈月”,對著發剛就是一擊,發剛大驚。他深知這招由于是空中發動的條件苛刻,但是威力不俗。此時也不顧面子了,腦袋下縮前伸,同時后背隆起,“熊山崩”。

    “靠,又是這招,不過這招對我來說意義不大了”長庚在發剛受到抵擋的同時,在反震之力之前于空中一踏,向后一躍,借后躍之勢來化解反震之力。

    發剛一看,雖然自己沒有受傷,但看到長庚如此巧妙的化解了自己的反震之力,也是神色凝重?!鞍?,看來你小子為對付我,沒少下功夫啊?!?

    長庚站在遠處嬉笑道:“哈哈,那是。再來,看我一氣化三猴”。

    說罷,長庚兩旁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?!翱俊狽⒏章畹?,身體內力全開,他聽說過這個神技,不過心里疑問,長庚是怎么會的,難道秘境中他的奇遇這么如此逆天嗎?

    看我,猴王躍澗。長庚一聲大喝只見三個身影同時前沖分別從左中右,攻向發剛。

    發剛大喝:看我熊王壁壘!只見發剛的本體擴散出一頭巨熊影像,而長庚的靈猴躍澗在攻擊到巨熊影像的瞬間竟然不能前進分毫。長庚在之前的切磋中沒見過這一招式,心中警惕,一擊不成之成立刻后跳暫撤,一邊調整體內翻涌的氣血一邊神色凝重,嚴陣以待。

    而處在長庚本體兩側的身影,竟然在碰到影像的同時化作了一縷清風。發剛一陣愕然,不是說好的一氣化三清嗎?怎么就這么點威力,要知道巨熊影像可是發剛在秘境中最大的收獲之一了,能夠憑借這防御技力扛金丹三轉修為的修士。

    尼瑪??!見鬼的一氣化三猴,不過是普通幻術。發剛定眼看向長庚,發現長庚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死猴子,去你*的一氣化三猴,做人就不能實在點?”發剛暗恨,一個不小心把自己消耗巨大的絕招用出來了,雖然看上去長庚比較狼狽,不過自家人知自家事,他體內的內力已經消耗的比長庚多了,再這樣打下去,很大的可能性會被長庚磨死。

    于是發剛主動進攻?!翱裥艸遄病畢蚯凹渤?。

    只見發剛前沖腳下所踏地板塊塊碎裂,在一邊沖撞中,手掐出了奇異的手決。

    “熊王威懾,重力空間”。

    長庚在看到發剛沖來時,正要做出閃避,可突然體內內功運行滯緩,大驚失色。這一下要是挨實了,自己非躺床上兩三個月不可。就在間不容發的當口,只聽得一聲“猴王瞬身”,人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發剛在臨近沖撞之力爆發時,只見得正前方被轟出一道扇形溝壑。場地一片煙霧繚繞,可是在中心的發剛卻并沒有感到長庚的氣息存在,不由得納悶,“這死猴子,被我轟的尸骨無存了?不可能吧”可是在煙霧逐漸散去之后,卻是感應不到長庚的氣機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驚變陡然而生,長庚突然在發剛身后沖出,出腿從下向上踢出。

    發剛猝不及防,被踢到了半空中。在半空中發剛暗道不好,勉強凝聚自己的內力形成護體,眼睛的余光掃到長庚在地面膝蓋微屈蓄力。

    “猴王飛踹”。

    只見長庚以腳下斗場作為發力點,以自己為圓心,一片圓形區域被壓下,長庚像一道流光擊向發剛。在命中時,只見發剛就像是同極的磁石一樣,被擊到了斗臺之外。

    這是,長庚空中一個翻身,落在了斗臺之上,此時場上的觀眾被這一系列的攻擊震撼。

    遲來的高呼呼嘯而起。

    勝者:吳長庚。在裁判的宣讀中,這場比試結束。

    “兩位愛卿,沒想到兩位愛子修為大有長進啊,不錯,無愧我清風國俊才?!蔽閡煒醋帕餃誦尬?,贊嘆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陛下夸獎?!北可惺楹屠癲可惺樽吡順隼炊暈閡煬瞎?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這臭小子給我長臉了?!北可惺樾鬧鋅牟灰?。

    李克也看見這吳長庚二人的比試,當得上龍爭虎斗,比前一次和烏立西對決時的氣勢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看來這二人也是有所奇遇啊。

    至于烏立西看著與自己戰斗過的人,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到了李克對決幽蘭巴魯時,那狂熱的氣氛傳來。

    只因李克和昨天一樣,用了同樣的招式解決掉了對手。

    魏無忌原本閉著的眼睛睜開看向李克。

    李克若有所感,看向了魏無忌,微微一笑,回到座位。

    到了烏立西和徐式武的對決時,金丹境一轉九重大圓滿的徐式武竟然被烏立西連招轟下擂臺,胸口大出血,昏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魏耀天身邊的一人臉色有些難看,這徐式武正是吏部尚書的兒子,自己的兒子受了重傷,還是被一個外國王子打傷,吏部尚書感覺胸口發悶,看見老對頭兵部尚書和禮部尚書面無表情,更是氣憤。

    “陛下,容許我下去看看犬子?!?

    一上午的決斗,前十出爐。

    其中,清風國六人,烏托邦四人。

    下午將會舉行十強之爭,勝者前五,敗者爭奪六到十名。

单双中特资料 www.nxore.icu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://www.nxore.icu/down/txt117869.html

本書手機閱讀://m.mianhuatang.la/117869/

發表書評://www.nxore.icu/book/117869.html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七十五章前十已定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??!

上一章:第七十四章中秋節,今日夢回地球     返回目錄     下一章:第七十六章殺進前五